如果在萬米長跑的半程被人踩掉了跑鞋,你會如何完成餘下5000米的路程?

如果光腳跑完全程後獲得了銅牌卻磨破了腳,你是否會堅持參加三天後半程馬拉松長達21.0975公里的奔跑?

如果參加,你會有怎樣的成績?

在10日韓國光州世界盃體育場外的陰雨與大風中,天津師範大學的張瑩瑩給出了自己的答案——在女子半程馬拉松比賽的最後一圈,拖著傷腳的她超越包圍自己的三名日本隊隊員,以1小時15分06秒的成績奪得冠軍!

「得了冠軍就忘了腳疼了!」張瑩瑩輕鬆地回應著大家的關心。高舉五星紅旗,她驕傲地站上領獎台,一張娃娃臉上綻放開燦爛的笑容。

怎麼可能不疼呢?沒有鞋襪,在跑道上磨了5000米後,右腳三個發力的腳趾早已破皮出血,爾後又在今天的積水裡泡得發白。記者們都看得倒吸一口涼氣,她在天津師大的教練田鑫更是心疼不已。

「當時看大屏幕上她突然鞋子沒了,所有人都跑到第一排看著她,她給我們擺了擺手,非常堅決。我們也只能給她加油,」回憶起8日的比賽,田鑫的心緒依然不能平靜,「可以蹲下系好鞋帶接著跑,但這樣會多花十幾秒鐘時間,跑的節奏也會打亂,所以她選擇了繼續。雖然最後沒有奪得金牌,但她帶來的東西不是用金牌可以衡量的。」

這種堅決換來了銅牌與今年中國選手的萬米最佳成績,還有腳上的血泡。此外,由於穿著釘鞋受力更大,左腿賽後的反應非常強烈。回到大運村,隊醫立刻對傷口進行了處理,並對腿部進行按摩恢復。在那個時候,張瑩瑩就決定自己要出現在今天半程馬拉松的賽場上。

「壓根沒想過不參加,當時教練說要看看傷的情況,但是我自己認為有4天的恢復,要是腳好一點就可以參賽。」在張瑩瑩的人生詞典裡,似乎沒有「放棄」兩個字。

饒是如此,隊裡也在觀察了兩天後才在11日中午做了讓她繼續參賽的決定。今天早上五點,隊伍從大運村出發,來到比賽場地。在這裡,張瑩瑩決定不包紮傷口,和平時一樣比賽。

「她已經畢業,這是她代表中國大學生參加的最後的比賽了」,田鑫深知愛徒的倔強與堅持,「她今天也就是豁出去了」!

除了田鑫,冒雨站在跑道邊上的還有田徑隊今天沒有比賽任務的其他隊員。在他們的注視下,張瑩瑩以第一集團的位置跑過首圈。

「日本隊的戰術挺明確的,他們就是想拿團體冠軍,我就想先跟著她們,把自己個人的成績先跑出來,」張瑩瑩說。第二圈,她仍處在三名日本選手的包圍中。

最後一圈,兩輛開路車過後,一個紅色的身影首先出現在遠處。「是瑩瑩!」旁邊的隊員們激動地叫出聲來。在教練與隊友們的吶喊聲中,張瑩瑩張開雙臂,衝破雨簾奔向終點!

「剩最後5、6公里的時候甩開了對手,因為兩圈過後我發現日本隊可能是上坡能力差一點,我趁著上坡就自己先走了。」張瑩瑩彷彿在講一件平淡的小事,而她身後的日本選手已經因為力竭倒在隊友的懷裡。

在備戰馬拉松比賽時,張瑩瑩每天要跑30到40公里。即使是在平時,每天20公里也是雷打不動的常規。

「十五六歲開始練長跑的時候還感覺枯燥,但最近這幾年我覺得是在享受跑步的過程。」張瑩瑩說,「之前沒想過會是怎樣的成績,就想著把這場比賽比完,最後一項了,好好拼一下!」

目前完成了研究生論文答辯的張瑩瑩已經入選國家隊。從光州回去之後,她還將參加北京世錦賽的選拔賽,之後則是2016年的里約奧運會。

「要為里約努力呀,今年10月份到明年8月份都有機會。」遺憾錯過了倫敦奧運會的張瑩瑩說,「要是選上里約的話,我想衝擊獎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