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評社香港7月12日電/他是一個“瘋子”,他是完成七大洲極限馬拉松世界第一人,他的名字叫陳盆濱。7月10日上午,這個“瘋子”又跑進北京五棵鬆體育館,完成了他100天100個馬拉松的挑戰項目。作為第一站的陪跑嘉賓,姚明曾對新京報記者說:“陳盆濱是一個很純粹的人,不會想一些商業方面的東西。”但100個馬拉松下來,陳盆濱也很清楚,他離不開贊助商,而且他開始有意識地在避免一些非贊助品牌的露出,哪怕是一瓶礦泉水上的商標,他也會在接受電視媒體採訪前將它撕掉,用他的話來講,“職業必須要做到位。”陳盆濱笑著說,這樣做已經很自然、很習慣了,短褲的兜裡往往能掏出不少礦泉水商的商標。

陳盆濱出名了,前來找他的贊助商絡繹不絕,但目前他只簽約了一個個人品牌。在他看來,跑步運動的推廣離不開商業的贊助商,但自己不會因為金錢去跑步,“人生百年,我要實現我人生的價值。”

談挑戰 第一天是最艱難的一天

新京報:100天100個馬拉松,這一路跑來,遇到的最大困難是什麼?

陳盆濱:連續100天,每天一個馬拉松,這本身就是對我的一個極大挑戰。因為這個過程中,你不能有任何斷歇的機會。當我跑到第30多天的時候,我身體裡的鹽分已經比較缺乏了,出現虛脫的狀況,流出的汗全部是淡的。但我一直在告訴自己,不能停下來,因為100天100個馬拉松是連續的,7月10日一定要到北京的五棵鬆。

新京報:這100天當中跑得最艱難的一次是什麼時候?

陳盆濱:第一天從廣州出發。當時只跑了六七公里的時候就感覺不對頭了,有點中暑的感覺,能夠感覺到地面熱氣撲到我的臉上,就像蒸桑拿一樣,我的經驗告訴我,我應該找我的團隊來要帽子,但第一天最開始沒有準備,後來我不斷用冰水澆頭,讓體溫降下來。那天跑得非常辛苦不僅僅是炎熱的天氣,還有道路上的紅綠燈,邊跑邊停的感覺非常累,我發現自己一直在“刹車”、啟動。那天跑完很累,但第二天起來後一想後面還有99天,一下感覺這個挑戰好難好難。

談經營 運動不應該用經濟衡量

新京報:姚明參加24小時接力跑的時候曾經跟我說過你是對跑步痴迷而且想法很單純的一個人,你是如何自己評價自己的?

陳盆濱:跑步改變了我。我生在一個小漁村,從來沒見過大場面,但我通過跑步讓我跑出了台州,跑到全國甚至全世界,見識也不一樣了。我一直也在思考,為什麼要跑步?我是想帶動更多人跑起來,讓更多的人獲得健康。

新京報:不過隨著你的活動越來越多,商業化的味道好像也越來越濃了,你也好像很注意品牌保護這方面的東西。

陳盆濱:我接觸商業之後對這方面有所了解,但並不是說所有的事情都有100%商業的目的。我一直認為運動不應該用經濟衡量,我希望每個人跑得更加健康。我要跑出我的價值,我希望通過“挑戰100”,影響到一些人,從目前來看效果還不錯,已經有一些人慢慢地跑起來,我覺得這就是活動的價值,這不能用金錢去衡量的。

新京報:贊助商的加入給你帶來了什麼?

陳盆濱:沒有贊助商的話,這次挑戰就不可能成功,我需要的是品牌商的商業進來,商業進來之後能夠更好地去傳播。做這個事情有沒有意義?“挑戰100”確實是我一個人在表現,但這也是一個跑步教堂,我希望通過一些視頻、一些文字告訴大家怎樣才能跑得更健康。我們這次活動有30多個人的團隊,他們很辛苦,包括吃住行的安排,所以我們需要商業化,但最終我相信,人們的目的還是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