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幾年馬拉松越來越受歡迎。去年在中國便有馬拉松比賽近40場。對於那些長跑愛好者來說,馬拉松42公里195米的路程已經無法滿足他們了。從上世紀80年代起,興起了一種極限運動——超級馬拉松(簡稱「超馬」),就是距離超過馬拉松的耐力賽。常見的超馬比賽距離有50公里、100公里、50英里(80公里)、100英里(約160公里)幾個級別。
然而這項運動對人身體健康的影響卻鮮為人知。斯坦福大學和加州大學聯合開展了一項關於超馬選手健康狀況的縱向追蹤研究,結果發表在《PLOS ONE》上。
研究通過在線調查問卷形式完成。問卷內容包括超馬選手在過去一年中的比賽項目、訓練方案、常規健康狀態,以及由跑步引起的機體損傷。他們相信研究結果能夠幫助人們瞭解怎樣的運動量才是最合理、合適並且有利的。最終超過1200名超馬選手回答了問卷。
結果顯示超馬選手要比平常人更健康。在過去的一年中,超馬選手因受傷或生病而向公司或學校請假的平均天數只有2天,而平常人為4天;約64%的超馬選手就醫原因是運動損傷,而不是因為慢性的疾病。
此外,研究者發現越年輕、越沒有經驗的跑者越容易受傷。跟老手比起來,剛接觸超馬的年輕選手也更容易受傷。
對跑步者來說,膝蓋及其以下部位的傷病最為常見。值得指出的是超馬選手中發生應力性骨折的比例僅有3.7%的,而在其他跑步者中,這一數據達到5-16%。但在超馬選手中,有48%的應力性骨折發生在足部。研究者推測這可能是在不平的路面上奔跑所致。
此外,有5%的超馬選手在過去一年中有賽後入院的經歷。大部分症狀是脫水、電解質紊亂或中暑,也有一部分骨折或是脫臼的患者。
另一方面,一般美國人中平均只有7-8%會有哮喘或是過敏的症狀,而超馬選手中有11%的人患有哮喘,更有多達25%的人會產生過敏反應。研究人員認為原因在於常在戶外跑步的人,與花粉或是其他過敏原接觸的時間會增多,從而導致過敏。超馬選手的哮喘也大多與過敏的症狀有關。
根據美國《超跑》雜誌的統計,在北美完成過超級馬拉松的選手,從1998年的15500人,增長到了2012年的6353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