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西樵山超馬于6月份舉行,至今5個月過去,但仍讓人印象深刻。香港Sportihealth專欄作家素素帶我們回顧了2016西樵山超馬24小時賽,賦予了比賽“長、闊、高、深”的意義。

0618_1

 

西樵山24小時超馬

素素

82f3d53bbc96c7ec37014b9ba7848741_xl

因為面書的「當年今日」,一張我於三年前,跑步時拍下的照片突然浮現面前,那時我已經自己一個人起跑三年,照片中沒有任何人,只有映影在地上的樹影,回看仍然很感動,因為今天的我,仍然有幸和大自然跑着,沒有忘記初衷,沒有改變本質,每次孤獨地跑,我也感覺很深,內心總脹鼓鼓的。雖然跑了六年,身邊發出不同聲音的跑步人日漸越多,有時候令人很是煩厭,因為我們為跑步而跑步,然而一樣米養百樣人,單純為喜歡的東西而堅持,如果想不計較成績、人事、利益一直地跑的話,我們總會有自己的方法。

sai-1

剛過去的星期天,小女子支持數位跑友到佛山西樵山24小時馬拉松,因為跑手們要帶所有需要的物資,一行十多人,我也不客氣地拿張巴士票就上去大陸支援了。我在佛山國際影城中的懷舊建築下作支持隊伍其中一員,並沒有特別興緻去一一欣賞,因為一進入會場,我就立即聽取我所負責跑者的飲食和個人衛生所需,例如每一公里一次的運動飲品或四小時一次的amino acids、三小時一次的四分一件蛋糕或面包、或以三匙運動補充粉加上750毫升水等。「哎呀!死啦,我係咪令素素你好亂啊?」特選跑手説,而我的回應則是:「…….」

跑步有時可以很簡單,但當跑步持續24小時,所要求的人與事物,突然變得很不一樣,而且超馬跑手所賦予此24小時的道理和意義還很「長、闊、高、深」。

sai-3

跑手需於一公里距離左右的跑道上不斷圍圈地跑,即是跑界所稱為的「倉鼠跑」。要說「倉鼠跑」,許多比賽也只有24小時賽,而此西樵山超馬就有分6、12、24小時賽,亦邀請了不少來自世界各地如英國、意大利、台灣、香港的精英跑手參賽,所以如果想要超馬初體驗又想與特邀國際級精英跑手同場競技,此乃不錯選擇。

因為只要有三個男跑手於此24小時賽中,跑超過國際超馬標準240公里(或女跑手能跑220公里或以上),比賽就可以被列為金牌賽事,吸引更多來自世界各地的跑手前來參加,提升地區省份的經濟和地位。

sai-4

在六月尾的大炎天,我感覺佛山差不多有35度以上,看到當地天文台的網頁上寫著32度,我有兩秒的呆了,說什麼也不可能吧?然後在心中對自己說,信什麼別人呢?自己的感覺才最真!在這個毒熱的太陽下,有多熱我知、跑手知、所有工作人員也知。有些跑手竟頭頂荷葉傘,其陰影可蓋全身,果然是很好的策略。

21.5 小時支援超馬跑友之最大挑戰(因為我敵不過睡魔,睡了2.5小時),未必是捱眼瞓,而是金晴火眼看著跑手幾分鐘回返一次、而且於圈中認出自己負責的跑手,虛寒問暖地問他們需要什麼,如果能夠使他們稱心滿意,那一圈就可以吐一口氣,我就可以休息最少5分鐘。(因為他們約七分鐘以上跑一圈)

sai-5

比賽最後由英國選手以跑畢221公里獲冠,而香港全素食的輝哥以217公里奪得亞軍,最後三小時輝哥由第三名追上,小女子不得說句:「十分欽佩」,因為於凌晨二時(即在完賽前七小時)他仍然只居十名內,全素食的他一直吃蜜糖、庶糖,早段時間更沒有指派支援人員。輝哥很內斂,並不是大家的蜜糖兒,並沒有像其他人「明星跑手」有一羣人擁護。他看見我在玩手機,一邊跑一邊向我這邊大叫:「我同第四名差幾多?」喊到最後的竟然是:「我同第一名差幾多!」氣勢這回事,只有在現場才明白,那個又強勢又好笑的情況!別人說是10000元人民幣奬金的魔力啊!我想還有點吐氣揚眉的因素,也因為在現場不斷追上世界級跑手,於跑道上拉扯對方的步伐,那種證明自己能力的快意,感覺應該很不錯吧!

對於見證輝哥今次由沉默是金的態度,輕輕轉變為較多言,而且面上總有點笑容了。他於比賽後,由其他隊員一左一右地攙扶回休息處,也與冠軍Daniel 相擁拍照、他們那種惺惺相惜的感覺很令人感動,Daniel Lawson:" You great man!" (你很利害啊!)輝哥自豪地回應說:" 4k left huh ! “(差你4公里啊!)繼而雙雙接受電視台訪問,看他倆實在很窩心,在同一跑道上看見對方二百幾次呢!不是不親切吧?

sai-6

及後看見輝哥的腳趾滴血(對!是滴下來的血)和全個腳板底的水泡,我也不忍看下去了!置諸死地而後生,親證素食跑手可以很強!

後來,一眾跑手在台下等頒獎,有一位台灣代表在完賽後,走來與我身旁的隊友説了很久,一直遊說如果邀請他於年尾到臺灣參加被稱為「超馬甲子園」的東吳馬拉松就要盡全力做好成績。其實我十分明白,我的朋友怎樣也會全力以赴地跑,只是今次佛山於36度的高溫底下做不到平時的成績吧!每個運動員,就算是業餘的,大多也具有專業運動員的精神,例如不輕言放棄和準備充足,要説外面的人加施予運動員壓力,說到底也不會比運動員本身給予自己的壓力為多,就因為我們是業餘,不是精英,對運動本身就是興趣,沒有半點無可奈何或不情不願,千里迢迢的到來,是跑玩四小時馬拉松。有時候,你可以對別人有期望,但請不要加施壓力,大家心照不宣就可以了,否則聽起來很是無情啊。

sai-7

我永遠不會忘記眼前,一個一個綣縮睡倒在地上的超馬跑手,我們何時會不顧身也置地而睡?我們又何時會向別人大叫:畀蜜糖我!我們何時會跑到站在一邊嘔出水來,然後繼續跑?我們又何時會對一個陌生人直呼畀咖啡我、畀白飯我?何時可以五人同時替你按腳、灑水、按肩、呈上食物?

以上一切一切的人生百態,我會永永遠遠記著,而且會進入其中體驗超馬!我們一起跑,好嗎?跑道見!